保继刚:旅游一级学科创建的学理与现实论证

发布者:王杉发布时间:2015-12-17浏览次数:21

在中山大学旅游学院主办的旅游学术创新与一级学科创建研讨会上,保继刚教授发表了题为《新时期关于旅游学科发展的思考》的主题演讲,在分析新时期我国旅游学科的发展态势、面临的机遇与问题之后,他从学理与现实两个维度论证了创建旅游一级学科的必要性,并呼吁学界搁置细节争议、加强沟通交流,共同推动旅游学科升级。

  

以下为保继刚教授演讲主要内容:

一、对新时期旅游学科发展的判断

本人曾在《地理学报》(2009年)上发表了一篇有关旅游地理学30年发展历程研究的文章,将我国旅游地理学发展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而与旅游发展相对应,在旅游研究的历程中,旅游学科人也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中国目前正处在社会转型期,而在这一时期,旅游研究也将迎来一个新的、富有活力的、知识积累加快并且将有旅游知识溢出的新阶段。

  

同时,在今年的旅游学刊年会上,本人也对中国旅游研究的转向作了总结:中国的旅游研究正在朝着代际转向、学科转向以及方法转向三个层面跨越。

  

二、中国旅游教育面临的机遇与问题

就目前来看,中国旅游教育的现状是:旅游教育与研究规模已经居于世界前列。

首先,在规模上,截止2014年底,全国招收旅游管理类本科专业的普通高校565所,在校生20.1万人;全国招收旅游相关专业(方向)硕士研究生1569人,在校生4742人,博士研究生167人,在校生579人;在支持力度上,国家旅游局先后成立了旅游研究院,推出了与旅游相关的课题立项、学术成果评奖、青年教师培养计划等项目。今年7月,国家旅游局又推出“万人旅游英才计划”,面向重点院校和旅游企业组织开展示范性旅游人才项目,为优秀旅游研究人才提供研究资金和支持,这对上文所提及的“集体焦虑”的解决有着很大帮助作用。

因此,在发展机遇上,受国家发展战略整体转向创新驱动、消费转型影响,相关的人才需求增长;此外,正在实施的“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更需要旅游业支撑,相关研究与咨询需求日益增长。发展旅游业已经成为国家战略,对旅游人才与科学研究的需求将日益增强。

但旅游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容小觑!从学科发展的角度来看,存在着本科教学目录和学位不匹配的情况。虽然在教育部发布《2014年高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已经把“旅游管理”升格为专业类(专业代码1209),成为一级学科类,与 “工商管理类”平级(原来是在工商管理下,即工商管理类的专业)。

然而,在国务院学位办的专业目录里,旅游管理学仍然是二级学科,因此学位办里,仍然是二级类,这样的一种不匹配方式,导致 大学的管理会出问题。大学的管理基本上以一级学科来管理,学院的设置基本上是以一个一级学科或几个一级学科为基础,而这样会导致教育资源的匹配和招生上出现诸多问题。

  

  

即便如此,目前全国设立旅游院系的“985”学校已达14所,“旅游管理”或“旅游学”已拥有实质地位。因此提出解决当前旅游教育面临问题的办法:设立“旅游管理”或“旅游学”一级学科。

  

三、旅游管理成为一级学科的学理论证

首先,“科学”或“知识体系”是建立学科的重要基础,但不是唯一的、决定性的基础。

成为“学科”不一定要这个学术领域首先成为一门“科学”,不能说要等到一门科学完全成熟之后,才允许出现学科。二者实际上是一种交互缠绕的关系,当同向发展时,可能相互促进;当背向发展或一个跟不上另一个时,可能带来较大阻碍;学科很大程度上是根据主观需要而“建构”的,它的设定体现了当时当地人们的某种认识,当然也决定于相关力量的推动与合作,而并不首先决定于相关科学研究的“客观”水平。

其次,“学科”是组织科学活动的必要载体和实施方式,它并非一旦确立就应当恒久不变。

“学科”只是一个过渡性、临时性组织,它是可变的,也是需要调整、也允许调整的,教育部这几年批准建立的新的学科就是这概念。而所谓完美的、固定的一级学科(知识)、二级学科(专业)、三级学科(方向)和具体研究对象的架构,基本不可能存在。因此,既然“学科”并非系统化的“科学知识”本身,而只是安排科学活动、推动知识创新、培养科研人才、满足社会需求的一种科学活动的社会组织形式,也就当然要随着科学活动、知识创新、人才需求、社会发展的变化而变化。

再次,建立新学科的根本在于研究对象的独立性。旅游学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研究对象的独特性在学界已经有了基本共识,如流动性mobility,非惯常环境 non-everyday environment,体验 experience。

研究对象的“独立性”,是确保建立学科的必要性前提,但这种“独立性”并不意味着“垄断性”和“唯一性”,而是强调这个学科以某个研究对象为核心,在所有学科中研究得最深透、最全面,但并不是说唯独这个学科才研究这个对象。人文社会学科中很难说哪一个具有对某一类人文社会现象的“垄断性”、“唯一性”的研究优势,坚持自己学科的研究视角与寻求多学科、跨学科的交叉研究是当前的大趋势;传统学科历经长期发展,“学科”与“科学”之间有了高度的重构性。但对于一些处于萌芽阶段、发展阶段的新“知识领域”而言,学科建构与科学知识体系之间不太可能有这种重构性。

  

四、旅游管理成为一级学科的现实论证

长期以来,“旅游”在现实社会中的全方位价值正得到不断的认识和肯定:

– 旅游与经济方面:“旅游”是最活跃的经济领域,新概念、新产品、新体验层出不穷,在其经济价值方面还有极大潜力可挖;

– 旅游与社会方面:旅游与休闲活动是社会生产的基础,倒过来说,旅游亦可以是社会和谐发展之“镜”,是社会总福利的集中体现;

– 其他方面:旅游对于人的身心健康、对于青少年的健全成长、对于增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对于自然环境、人文资源的欣赏与保护、对于促进国际间交往与长久和平等等,一些过去只得到模糊认识的“新价值”被逐渐发现,并成为国家与社会各层面的共识。

而针对旅游的以上诸多现实意义和价值,旅游业的健康、快速发展也逐步进入到国家战略考量当中,从建国开始的外事接待,到现如今旅游成为了人民群众满意的现代服务业。国家在有关旅游业方面政策的转变反映国家对旅游业认知定位变化:

1、建国-70年代末:外交接待;

2、70年代末-90年代中期:创汇行业;

3、90年代末-2008年前:国内旅游拉动内需。旅游活动的产业特征得到强化,为“旅游消费”正名;

4、2009年以来:人民群众满意的现代服务业。承认了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可以看出,旅游已然上升为一种国家战略:

– 国际战略:“一带一路”战略中,旅游在经济往来、外交与政治、文化交流与传播等方面的优先发展地位更加明确;

– 国内战略:旅游服务业驱动新型城镇化发展;以人为本的发展观不断深化、生活质量成为衡量幸福感的重要标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推动“造血式”扶贫。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国外旅游学科的发展和建设已经积累了厚实的基础,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和借鉴意义。而随着学者思考和学术交流的不断深入,国内旅游学术研究也反映出国内对旅游现象认知的变化:

1、70年代末-90年代初:旅游作为一种经济活动。重点关注:“六要素”,旅游规划与开发,旅游景区建设。

2、90年代中期-90年代末:旅游作为一种现代产业。重点关注:旅游行业标准化工作,旅游业或旅游地发展的规律,旅游营销,旅游企业管理,旅游学科基础理论。

3、21世纪初:旅游可持续发展。重点关注:旅游活动及其社会影响,环境影响,旅游与社区发展,旅游与区域经济的关系,旅游业危机管理。

4、2009年以来:旅游的多元价值。重点关注:作为国家战略的旅游业发展,作为生活品质和幸福感来源的旅游活动,新技术利用及其带来的行业变革,旅游学科基础理论再研究现在更加强调旅游的多元价值。

就目前来看,旅游管理要想升级成为一级学科,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旅游作为一门包容性极其广阔的学科,其升级必然需要经过对相关专业的整合、扩大和吸引:

Ø 整合国内更多院系和现有专业
– 旅游管理、酒店管理、会展管理、休闲体育管理……

Ø 同时为新专业留有空间
– 如休闲管理、公园管理、旅游资源管理、娱乐管理……

Ø 整合与扩大学术平台
– 特别是期刊和学会平台,提升学科在整个学术语境下的认知度和认同度。

Ø 吸引人才并形成学科共同体
– 师资方面:形成有共同视角、核心对象的科研共同体。
– 学生方面:更多需要荣誉感教育——以教研机构的历史积淀、校友的成就与回馈作为荣誉感的基础。

同时,为了更好的实现旅游管理的一级学科升级,旅游管理可以借鉴其他学科升级的历程,如艺术学和网络空间安全,艺术学从二级学科到一级学科,历经了20年的艰苦岁月;而网络空间安全的升级速度相对较快,其从二级学科密码学到一级学科之路,基于第一现实需求,和当时紧迫的国际信息安全形式。由院士领衔提议,整合多学科,明确提出核心科学应该是密码学,十三所大学复议,召开研讨会,最后提交一级学科申报材料,从而获得升级的目的。

而旅游学基于以上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必要的学理基础,双管齐下,希望其升级过程也会顺利完成。

五、结语

学科既是为科学知识生产服务的,也是为社会现实需求服务的,而当前旅游管理的学科地位已经不能适应知识生产的需要与现实发展的需求,学科升级的过程本身就是促进学科发展的过程,等待学科完全成熟再升级是不现实。

因此,旅游需要根据现实发展多样化的态势,不断丰富和增加二级学科数量,壮大学科体系,以现实需要为基础,不断完善学理逻辑,来促进旅游学科的升级。希望学科同仁从大局出发,搁置细节争议,共同参与与呼吁,加强沟通与交流,召开有影响的、能达成重要共识的论证会。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保继刚:旅游一级学科创建的学理与现实论证